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婚姻动态

打工农民演绎后现代婚姻

2017年3月6日  厦门婚姻继承律师   http://www.xmhyjcls.cn/
世界之大,真可谓无奇不有。尤其是在当前,由于受各种不良风气的影响,许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奇谈怪事纷纷浮出水面,给这个既精彩又无奈的尘世增加了斑驳风景。打工者,因其身份、工作、环境的不同,演绎的故事也包罗万象。这不,就在前不久,四川泸县就发生了一起因****讨价差而产生的离婚官司。好在结局美好:原有夫妻关系相继解体,新的婚姻家庭自然产生,一个是情人变成了妻子,一个是情人变成了老公。

勾 搭

村民陈林与村民朱富虽然同是泸县人,由于分属两个不同的乡镇,在打工前并不不相识,各自的梦想只能在各自的庄稼地里通过勤耕苦作去实现。

眼看着将脚上的黄泥巴洗净后进城打工的村民一个个都发了财致了富,在妻子周琴的再三鼓动下,不甘贫穷落后的陈林于1995年雄心勃勃地到贵州省水城务工,由于无一技之长,只好从事建筑施工这一体力活。6年时光转眼而过,一切都在打工——挣钱——寄钱——回家的生活轨道上运行。作为壮年的陈林虽然偶尔也想入非非,长期在外打工的身体也有燥热的时候,但理智和妻子的等待还是让他战胜了生理欲望。

2001年春,同县村民朱富携其妻子曾英也到贵州省水城务工。因在同一建筑工地上,又是四川泸县老乡,两个男人很快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你来我往,推杯换盏,不是兄弟,胜似弟兄。

当然,在那事没有发生前,陈林以老乡、朋友的身份,时常出入于朱富夫妇的宿舍也是极其自然的事。一开始,为人真诚、看似有点憨厚的朱富完全没有把陈林越来越频繁的进进出出当一回事,烟照常大家吸,酒也是照常大家喝。朱富哪里知道此时的陈林已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妻子曾英身上。

曾英虽然生活在农村,但骨子里也有所有女人都渴望的财富、浪漫、情调。两相比较,陈林在某些方面比朱富是要会关心体贴人,比朱富脑子灵光说话好听,甚至模样也越发比朱富好看。一个有意献媚讨好,一个半推半就,一来二往,明来暗往,陈林与朱富的妻子曾英彼此的好感很快“升温”。

在一个朱富上夜班的晚上,陈林带曾英到2元钱一张门票的舞厅跳舞。在摇滚乐的强烈刺激下,两个各有所需的男女在某黑暗的小舞厅里,身体越跳越拢,在身体的不断摩擦下,曾英献上了她与陈林的第一吻。二人从此都有了把关系推进的迫切需要。

没过几天,陈林终于逮到了机会。他趁朱富时常上夜班之机,把曾英带回自己的工棚,迫不及待地与曾英发生了第一次不正当男女关系。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二人只要一有机会,便肆无忌惮地混在一起。陈林早把远在老家的妻子忘得一干二净。

俗话说,久走夜路必撞鬼。二人的暗渡陈仓终于被心有疑虑的朱富撞了个现场。那也是一个朱富上夜班的晚上,由于天突然下雨,朱富提前下班回家。打开没有反锁的房门,朱富发现自己的妻子曾英与陈林正在自家的床上赤条条地搂抱在一起。娇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怒火中烧的朱富冲上前去,从床上拎下赤身****的陈林,挥拳一阵猛打。曾英赶忙抓一件衣服裹在身上,龟缩在床的一角,眼睁睁地看着陈林被朱富一顿暴打。朱富边打边骂陈林:“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来勾引我的婆娘,老子今天要打死你!”面对朱富的破口打骂,身体比朱富强壮的陈林并未还手,而是对朱富说:“我妻子周琴独自一人在四川老家,孤苦伶仃的,叫她来陪你,大家不就扯平了吗”

冲动中的朱富停了手,想想自己的妻子已经被陈林玩了,事情已经发生,骂对陈林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如果打伤了还要赔偿医药费,打死了还要抵命,便答应了陈林提出的建议。为了息事宁人,陈林穿好衣服后,立即当着朱富和曾英的面,在朱富家的饭桌上,歪歪扭扭修书一封,叫老家的妻子周琴:“速来贵州水城,有要事相商。”

“赔” 妻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丈夫的周琴,安顿好家里的事情后,急急忙忙赶到水城。作为女人,周琴是善良和勤劳的,在她的老家,也还算有几分姿色。同时,周琴又是那种多愁善感的女人,有着小女人的天性,她需要的并不多,无非就是一个月能去银行存一笔小小余钱;每天耗上几个小时煮一顿可口的三人晚餐,暇时闲到商场里去给孩子买一件衣服。

对周琴的到来,陈林完全没有久别胜新婚的激动,既不与其同床共枕履行丈夫义务,也不直接向她道明叫她来贵州的本意,而是以工作忙、身体差、心情不好为由,有意将妻子冷落一旁,还故意安排她与朱富较多的接触机会。其用意很明显,就是要让妻子与朱富尽快勾搭上,以便还自己的风流债。

朱富一见到周琴,就两眼发光,愣住了。比妻子显年轻的周琴,非常成熟迷人,尤其是他看到周琴短裙下露在外面雪白的大腿,就有了一种强烈的非份之想。

原本便聚少离多缺少夫妻生活,再加上正处于四十如虎的年龄,受到丈夫陈林冷落的周琴,那段时间得到了朱富这个丈夫朋友的全心呵护,心里自是倍感温暖。

随着丈夫陈林的越发冷淡和与朱富相处时日的增多,周琴的感情砝码自然偏到了朱富这边。一个男人有意成全,另一个男人投其所好,不知底细的周琴还以为自己的人生找到了第二春。在一个陈林与曾英私会的夜晚,朱富与周琴顺理成章地把二人的关系加深到了极致。

任何一对男女,只要他们之间发生了肉体关系,而又无其他阻力妨碍其来往,朝夕相处、如胶似漆自然是不在话下的。相互交****子的这两对夫妇,住在同一屋檐下两年有余,彼此居然相安无事,其乐融融。间或他们各自又回归原处,与自己的原配住在一起。

索 价

如果这两对夫妇能够一贯奉行“和平共处,互不干涉”的原则,或许他们还真的会把****游戏进行到底。但是,在2003年11月中旬的一天,一向心眼较多的陈林的一个贸然想法却如抛向水中的石块,打破了昔日生活的平静。

原来,陈林与朱富****后,虽然两年余彼此尚能和睦共处,但陈林认为如此非法同居,名不正,言不顺,终非长久之计,要达到长相厮守的目的,就只有离婚后再结婚。但想到周琴若与自已离婚后嫁给朱富,其妻子的身体“所有权”就将彻底发生转移,以后自己再与周琴重温旧梦将有所不便,或者根本变为不可能的事;再则,自已的妻子周琴比朱妻曾英年龄要小两岁,以年轻的妻子去换年老的情人“划不来”,会让朋友耻笑,自己无脸见人。

经过几天的冥思苦想,自以为是的陈林终于想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既然自己的妻子比朱妻年轻两岁,不如要求朱富补2万元的****“差价”,一来创了收,二来又找回了面子。

陈林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曾英,曾英表示赞同。

然而,当陈林悄悄找到朱富,要求朱富补偿他的妻子大两岁的“差价”2万元时,遭到了朱富的坚决反对。朱富认为:虽然陈林的妻子比他的妻子年龄要小两岁,但是陈林先勾引他的妻子,错不在自己,况且陈林又先自己2个月和自己的妻子鬼混,害得自己过了2个月近似单身汉的生活,“两不补”比较公平合理。

但是,陈林则坚持要朱富补偿“差价”。于是,彼此之间的矛盾就这样产生了。

“换” 妻

“和平共处”的格局被打破后,随之而来的是硝烟弥漫的战争。

2003年12月,陈林和朱富各自携带对方的妻子回到四川老家泸县。同月25日晚7时许,当千家万户正在欢度平安夜时,陈林带领其家族的几个兄弟,闯入朱富家,再次要求朱富补“差价”。遭到朱富拒绝后,对朱富拳脚交加,并用刀刺伤其大腿、右背部位。事后经司法部门鉴定,朱富只构成轻微伤。

这起违背人伦道德而****,进而发展为相互殴打的“****事件”,引起了当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公安机关对违反社会治安的打架肇事者陈林及其族人等给予了相应的治安处罚;对陈、朱4人给予了严厉的批评教育。

经过相互恶斗和批评教育,朋友关系自然是无法维持了,原有的夫妻关系也完全破裂。陈林也不再索要价差了,朱富被打后也耳朵清静了。他们同时想到了“资产重组”这个流行词:看来,是该解除原有夫妻关系重新组成家庭了。不曾想,两个男人的想法,均得到了妻子或情人的支持 :到法院离婚去!

前不久,这两对错位的夫妇先后向四川省泸县法院起诉离婚。理由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感情破裂。

经法庭主持调解,双方于是协议离婚,当庭签收了调解书,两个不伦不类的家庭至此已完全正式解体了。

但是,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

两个家庭解体后不久,两个男人各自携昔日的情人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结为了正式夫妻。

沉 思

对于当前一些城市出现的“****游戏”,职业法律工作者也感到“有点难办”。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1条有“聚众进行淫乱活动的,对首要分子或者多次参加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由于罪名认定要有严格的程序,而性问题又很难界定。在对方自愿的情况下,“****”应该说是一个道德问题而不是法律问题。

“性的问题的确让人挠头,”一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说,“性违法在不同国家、地区都很难界定。性在公权和私权之间的认定很模糊。”

不管是沿海城市还是内陆城市,许多市民仍然难以接受****游戏,纷纷谴责这种行为。

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学会秘书长李明舜认为:“这是一种违法行为。‘易妻交易’虽然不是犯罪,却为婚姻法所禁止。****主要表现在对婚姻法基本原则的违背。不管是公开的还是隐蔽的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行为,都与一夫一妻制度相违背,并且违背了夫妻应该互相忠实、互相尊重的原则。即使是夫妻自愿‘****’也不行,因为这是法定的义务。”